《永遠的好朋友》

妹妹最常說:『我想一直留在阿公阿嬤家吃喝玩樂。』

昨天下午去看你的時候,阿公突然從口袋拿出小沙彌,說要讓他陪妳。昨天晚上,大家都在客廳聊天,但阿公心情不好,一直走去外面。阿媽說:『他又去哭了。在想Coco。』阿公堅持要全額負擔科威特和台灣葬儀社費用、所有人的來回機票費用、歐洲退不了的飯店車票等所有開銷,他說:『陳星彤真的是我的好朋友。』

 

那晚,爸爸對我說:『你的命就是我的命。』

那晚,爸爸對我說:『此生第一次知道什麼是淚流滿面,怎麼才剛伸手擦乾,眼淚,又流了下來。』

爸爸說:『我做決定讓妹妹回來家裡,不管世俗禮儀,我自己心安理得。因為是摳摳是我最要好的朋友,因為你是我的女兒。』

 

離開機場後,先生跟開車的葬儀社老闆提要先帶妹妹回新竹家裡看過。車子停在家門口後告訴妹妹我們已經回到新竹家了,然後就帶著妹妹一路南下。在高速公路上,葬儀社老闆問我們等下要帶妹妹去哪裡?說一般建議就讓妹妹直接到殯儀館去。但是我知道她一定想回阿公阿嬤家,我先生淚流滿面緊握著我的手,他說知道妹妹想回家,他也捨不得妹妹去殯儀館,不過他會一直在那裏陪她。他說:『妹妹回到家裡,阿公阿媽年天天看著一定很難過身體能承受的了嗎?哥哥年紀小,日常生活也不該受到太大影響。我們心疼女兒但也要為其他人著想。』先生講的沒錯,但我想到女兒最後幾天無法回到她最愛的家裡,實在心痛不捨,但我別無選擇跟葬儀社老闆說:『那就聽我先生的,我們等下就直接帶妹妹去殯儀館吧。』差不多同時,同車的大姊接到我爸爸的電話,要她跟我說:不用管任何人說法,一切以我的意見想法為主,我想怎樣辦就怎樣辦。葬儀社老闆問:能接受妹妹頭七完就火化嗎?我先生說:我們早日護送她開始下段旅程,妹妹不管去到哪裡,永遠在我們心理。
葬儀社老闆說:『那好,我們現在就帶妹妹回家裡。』我們回到家裡已經晚上十一點,車門一開,看到家人們都已在門口等女兒,大家都告訴她:『妹妹回家了。』

我總算帶妹妹回到家了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尼陀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